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自袁武应允后,姚芸儿没隔几日便去了杨家,杨家家贫,土墙砌成的院子里只有两间茅屋,待杨家唯一的孙儿走后,这座农家小院更是了无生气,院中杂草乱生,让人瞧着只觉得倍感凄凉。

    姚芸儿小时候也是时常来杨家玩的,那时候杨婆婆还是个生龙活虎的老太太,只将姚芸儿当孙女疼,是以姚芸儿此时念着杨婆婆,倒也是人之常情了。

    刚与杨婆婆说了几句,姚芸儿便忙活了起来,先是将被褥全都拿去院子里晒着,而后又将老人家平日里的衣裳该洗的洗,该缝的缝,待这些忙好,日头已是偏西了,姚芸儿为老人重新铺好被褥,方才搀着婆婆回到了屋子。

    临走前,姚芸儿又是去了灶房做了一小锅粥,等这些全部做好,惦记着袁武该回来了,便是对杨婆婆软声说了几句,只道自己得空便会来看她,让她一定要养好身子才行。说完便匆匆的往家赶。

    袁武今儿个上了山,说是要到晚上才能回来,姚芸儿回到家后,见男人还未回来,连水也顾不上喝一口,便去了灶房做起了晚饭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天黑,才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却是袁武扛着一大捆竹子,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姚芸儿见着,却是微微怔忪,似是不解男人为何要扛回这些竹子。

    待男人将竹子搁下,姚芸儿方才迎了过去,袁武不等她开口,便是言道;“这些用来当杖子(栅栏之意,南方称篱笆,北方称杖子)。”

    姚芸儿一怔,蓦然想起这几日男人在自家后院里开垦出一小块荒地,留着做菜园子用的,那日姚芸儿随口说了句,若是再加上些杖子就更好了,不成想袁武今日便将这些竹子扛了回来。

    瞧着那些翠绿欲滴的青竹,姚芸儿心里自是十分欢喜,可看见袁武后背的衣衫都已被汗水打湿后,却又有些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村北的树林里砍些树枝回来就行了,又何苦还要往山上跑?”她的声音轻柔,一面说,一面拧了把汗巾子递给男人,许是连她自己都没察觉,那语音里竟是含了几分嗔意。

    袁武闻言,只微微一哂,道;“山上的竹子结实,那些树枝没法比的。”

    姚芸儿听着,便也觉得男人说的有理,村子里的人家大多都从树林里砍了树枝当做杖子,但的确是不甚牢固的,一些黄鼠狼和野兔之类的畜生,时常会钻过杖子跑进菜地里糟蹋,惹得一些主妇每逢去菜地里摘菜时,都忍不住要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姚芸儿只觉得自家男人心思周密,那心口顿时一甜,一双剪水双瞳看着袁武的时候,也是噙着笑意,倒似是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等杖子搭好,咱们就可以种菜吃了。”姚芸儿说着,唇角浮出一对浅浅的梨涡,眸子里更是亮晶晶的,看着人心软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袁武一个人过日子,家里压根没有菜地,清河村地方小,各家都是自己种菜自己吃,也没个集市。袁武偶尔想吃些菜,或是用些猪骨猪肉的去和街坊换,或是去镇里的时候用铜钱买,往后有了这个小菜园,吃菜的事,倒的确是不用愁了,也难怪姚芸儿高兴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