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次又传来“啪”的一声,只不过这一声,并不是许艳婷巴掌摔在沙暴脸上的声音,而是沙暴在空中已经死死的抓住了许艳婷的手腕。

    沙暴虽然脸肿得跟个猪头似得,但这下的反应还是可以的,估计他也猜到了以许小姐的脾气肯定会来甩他巴掌。

    许艳婷咬着下嘴唇,手腕挣扎了两下,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挣脱得过沙暴这个成年人铁钳般的大手?

    她有些急了:“喂!你快给我放开!”

    沙暴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,咧着嘴说道:“哼,臭妞。”然后用力甩开她的手腕,许艳婷直接被他甩得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许艳婷后退好几步,屁股用力坐在地上:“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好歹她也是出来帮着我的,我当然不可能这样看着不管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对女人动手,太没出息了吧?”我挡在她面前,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辉子这时也不知道从哪找的一把消防斧,抓着斧子跑过来和我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面对着沙暴,双腿仍然还在打着摆子。

    沙暴没理我们,盯着我身后的许艳婷骂道:“哼!老子早就看你这妞不爽了,成天打扮成这骚样在酒吧鬼混,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了,还敢在老子面前装模作样的,这里又不是你们许家!”

    许艳婷似乎是一个脸皮挺薄的女生,被他这么一说眼睛直接红了:“你!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沙暴瞪着眼珠,大声说道:“我告诉你,你要是把老子惹毛了,老子才不管你是什么许家大小姐,老子直接把你带到快捷酒店去,把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的时候,沙暴却猛然停住了。一张嘴巴像是僵住了一样,瞳孔里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戴着茶色墨镜的中年人,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许艳婷咬着嘴唇,在地上叫了一声:“罗叔……”

    是许艳婷的那个司机,他正冷冰冰地看着沙暴。

    沙暴似乎对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很是畏惧的样子,见到他,眼中流露出惶恐之色,身子竟然隐隐颤抖了起来:“罗……罗闫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个罗叔的大名,叫做罗闫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现在的年轻人还认得我这个老家伙。”罗叔的茶色墨镜在光线下有些反光,看不清他的眼神,只是他的声音平淡无比:“你刚刚说什么,要把许小姐带到快捷酒店,然后呢,想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沙暴眼珠子乱转,明显有些慌了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这个时候,罗叔却突然伸出手,扼住了他的喉咙。这一下又快又狠,沙暴一点防备也没有。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掐的快上不来气了。

    “罗,罗老……别……别……”沙暴连忙去打他的胳膊,但惊讶的发现他的胳膊坚硬如铁,完全不像一个年过半百头已花白的中老年人。

    “你混了这么久,却还是这样口无遮拦,不知死活。”罗叔声音依旧平淡如水,“你已经犯了死罪,容不下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