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找朱士珍请假,说要陪月白嫂去城里办移交。

    朱士珍无比爽快答应,并且安排乡企业办多去几个人,嘱咐我安心办移交,乡里的事,有他在,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从朱士珍办公室出来,我直接去了中学。我捐建的篮球场上一个班的学生在上体育课,看到我,都朝我摇手打招呼。体育老师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冲我笑,毫无忌讳地开着玩笑说:“陈秘书,来找薛老师啊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我和薛冰谈恋爱,已经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体育老师告诉我,薛冰在上课,要不要叫个学生去喊一声。

    我拒绝了他的好意,自己去了薛冰的住房等她。

    下课铃声一响,薛冰就急匆匆地跑来,问我找她有什么事。我平常很少来学校,薛冰对我的到访感到很意外,以为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明天回衡岳市。”

    她见我没其他事,松了口气说:“你回去就是了,还来告诉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跟我一起回去吧,我爹他们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薛冰的脸就红了,扭捏了半天说:“你都还没见我爹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是见过你姐了么?她也是你家长。要不我们回来就去你家,好不?”

    薛冰想了想,又说:“可我还有课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去找你们校长,调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说:“还是我自己去找校长吧。”

    薛冰答应跟我回家,这样的喜讯必须要先让家里人知道。我知道我老娘盼着抱孙子,原来看到枚竹就以为是我的女朋友,非要我办个结婚酒。现在我带个美貌如花的薛冰回去,大大方方说是自己的女朋友,还不会喜傻她老人家?

    想到这里我自个人笑了,薛冰打了我一下,问道:“你傻笑干嘛?”

    我笑嘻嘻地说:“如果我娘看到你这个漂亮的儿媳妇,不夸我有本事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薛冰羞涩地扭了我一把,痛得我差点跳起来,我故意冲她嚷道:“谋杀亲夫啊。”

    当着她的面我给姨打电话。说我要带一个漂亮的老婆回家。姨在电话里惊讶地说:“谁呀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姨没响声就挂了线,我知道她今晚肯定会去我家,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娘。我娘从今晚开始,会一直睡不着,会把家里打扫三遍以上,会等到天明就带着我老爹去菜场,会毫不心疼地花钱置办很多好吃的菜。

    薛冰看我兴高采烈的样子,温柔地靠过来说:“我怕呢,风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她的背说:“怕什么,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羞红了脸,伸出手又要扭我,憋着嘴巴嚷道:“让你说,让你说。谁是丑媳妇啦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抱住她,在她耳边深情款款地说:“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子,是我陈风的老婆,一辈子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我作势举手要发誓,她一把把我的手搂进怀里,细声细气地说:“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告别了薛冰,我还要去月白嫂哪里,通知她明早一早出发。在路上遇到盘小芹,她现在忙得一天看不到人影,听我说要去市里移交公司,马上拿出一张单子来,说按单子上的数字帮她批发货回来。我一看,五花八门,包罗万象,吃的喝的,穿的用的,应有尽有。我说:“这要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她扬起眉毛笑了一下说:“钱多多赚,钱少少赚,你看着办。反正你是大股东。”

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