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情况大家都清楚了,此去九死一生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。”卢永进环视全场,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有资格坐在这里的不是门派的掌门人就是宗师级的大人物,唯一的小字辈就是苟文远和杜小月两个人,实际上,没人认为苟文远没有这个参会的资格,论修为,他已修至足可开宗立派的宗师级境界,缺乏只是阅历而已。再者,窦晴是他收服的狐妖,而她是唯一清楚所有情况的人,由她带路,省去N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杜小月距离宗师级的境界尚有一截距离,但她天资过人,相信不用太久的时间就可以达到,她是特勤五处的行动组组长之一,也算有参加会议的资格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寂静,无声表示默认,在座的不少人淡泊名利,潜心修行,甚至看破红尘,遁入空门,不问世事,但这一次事关人界生死存亡,何况斩妖除魔本来就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力,谁都不能脱身事外。

    决定之后,会议结束,两天的时间准备,加紧炼制法器法宝的就加紧炼制,该给家人或门中弟子交待安排神马的事就加紧,虽然有点不吉利,但没人不当一回事,此去可谓是九死一生,做好安排,心里再无任何牵挂,可以放心的斩妖除魔。

    云卢山脚下多的是地方,随便找块平坦点的,帐蓬一扎就OK,安排百来人吃住根本不是问题,有的干脆都不睡觉,直接席地盘膝,打坐行功,本来平时就是这么修炼的嘛。

    云卢山脚下一下子出现上百顶帐蓬,居住附近的居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云卢山本来就是旅游风景区,每天观光赏景的游客多了去,不少喜欢浪漫的年青人不去宾馆住宿,就带着帐蓬在山脚下、半山腰或山上宿营,既浪漫又刺激。

    苟文远、贝克、海伦娜各住一个帐蓬,本来有一些客房专门招待贵宾的,但贝克和海伦娜喜欢热闹,不过错过如此盛会,非要住帐蓬,苟文远只好由着他们,反正住哪都一样,唯一麻烦的是不能双修啪啪练功。

    贞儿等女是在晚上九点赶到卢州市,此刻,各门各派的修行高手云集卢州,苟文远可不放心,亲自去接人,杜小月心里虽有点怨言,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,也只能忍了,不过,在心里已认定苟同学有收集漂亮女妖的不良嗜好,给他打上了狼的标签。

    乾坤级的储物法器空间很大,塞进十几二十个人都不成问题,苟文远戴有乾坤戒和乾坤手链,大把青儿等女缩在里边享受陨石能量的滋养,顺带着把储藏的十几颗妖丹分给她们吞噬,把诸女乐得喜不自禁,如果没有杜小月在场,只怕早已投怀送抱,大开群妖乱舞的无遮大会了。

    苟文远可不想跟一群前辈坐一块吃饭,各种规矩,压力山大,干脆在外边吃快餐,杜小月陪着他吃,海伦娜和贝克永远只喝咖啡或饮料,除了苟文远,没人看到他们进食的样子。

    回来后,苟文远躺在帐蓬里想事,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有没有什么错漏的事儿忘了交待给洛绮瑶,此行九死一生,他不得不后事的准备,他突然记起一件重要的事儿,不禁皱起眉头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