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014:足够

    卜即墨就像化身为一尊铜墙铁壁的雕像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任秦茗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根本不疼,一点儿都不疼!

    他恨不能让她的力气再大一点!

    最好能够将他打倒在地,1;148471591054062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只要她不哭,只要她不伤心,只要她忘记,他愿意任她折磨个够呛。

    可对秦茗而言,卜即墨越是不作反抗,越是对她的愤怒的无动于衷,她对他的愤懑便越是汹涌。

    哪有人像他这么道歉的?一句话就完了?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希望他用什么方式道歉,总之,她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!

    越看越气!越想越委屈!

    情不自禁地,开始手脚并用地对付他。

    “我恨你,恨你恨你!那天你为什么要去暙暖?为什么?我强吻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能将我推开?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,恨死你了!你厚颜无:耻!我们明明不认识,你干嘛叫我吻你?为什么告诉我你就是黑暗中的那个混蛋?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,好恨你!你不要脸不要脸!你比我大了八岁,竟敢让我做你的女朋友?你都一把年纪了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卜即墨,你真的是个混蛋,竟然敢调:戏自己的亲侄女!”

    “小叔,小叔,这世上这么多男人,为什么偏偏你是我的小叔?”

    秦茗真的是费尽全力在对卜即墨拳打脚踢、破口大骂,时间长了,力气也越来越小,声音也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缓缓停下所有动作,秦茗含着泪眼抬头,目光落在男人性:感抿直的薄唇之上。

    就是这双漂亮的薄唇,让她荒唐地尝到了甜蜜的滋味。

    就是这双漂亮的薄唇,让她的心不受自控地沦陷。

    许是气糊涂了,秦茗鬼使神差地踮起脚尖,双臂勾上卜即墨的脖颈,泪眼迷蒙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卜即墨不知她怎么了,只觉这副样子的秦茗十分可怜,那晶莹的泪水让他的心一阵又一阵地抽紧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,卜即墨颀长挺拔的身子竟然微微屈下,免得她踮脚踮得吃力。

    这样暧:昧亲昵的姿势在外行人看来,分明是两个热恋中的情侣正在默默守望,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卜即墨,你闭眼,不准这么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自从确认他是自己小叔的那刻,秦茗对他的恐惧奇迹消失,胆大到可以直接命令他而不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卜即墨对这个侄女此刻满心都是亏欠,对于她的要求,自然是能满足就满足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过,若是他还有一个晚辈也这么跟他说话,他是不是也会纵容?

    不用想,答案是不会,因为他还有一个晚辈,跟秦茗差不多年纪……

    见卜即墨闭上了眼睛,秦茗开始喃喃自语,“小叔,我们两清吧。”

    卜即墨还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秦茗忽地吻住他的薄唇,狠狠地咬住。

    继而,在卜即墨突然睁开的黑眸注视下,她微微松齿,“小叔,把初吻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卜即墨怔住了,这句话就像是刀子一般割在他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个混账,竟然拿走了侄女的初吻。

    如果初吻能够归还,他自然愿意,可是,初吻能按照她的这种方式归还吗?

    虽然不赞同,他也没有拒绝,任由秦茗再次将他的唇瓣咬住。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被她咬痛了,可他心里却莫名地痛快,甚至可耻的身躯因她温软的依靠而感到心悸与僵硬。

    秦茗激动地闭上眼,身子情不自禁地贴紧卜即墨,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是舍不得小叔,不是舍不得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